【当前栏目】北京SPA

我的腹部按摩手法,师承是个大问题

北京SPA 2019-03-22 12:12113未知北京找到没

  首先,从传统的师承体系或者制度的角度来看,腹部按摩一门,我没有拜师。而且不仅是我没有拜师,我的老师们也没有直接的传承。这是目前中医走高等教育的一个特点,有利有弊:有老师没师父,有技术没传承。

  但如果要勉强来说,古法腹部按摩三个主要传人,我又都多少都沾点边。(注:三位传人分别是胡秀章、刘希曾和袁证道。其中胡老名字一说是璋字,刘老名字一说是增字,这里为了行文的方便,均从简字,并非经过考证,特此说明。)

  首先是胡秀章这支,胡老既是我们中医一附院推拿科的创始人,也是安纯如的弟子,科里去年去世的陈志华主任就是胡老的学生;其次是刘希曾一支,这支应该是我比较熟悉的一支,如果非要说有师承,那么我应该说是刘老这支的。这两支主要是借由我的研究生导师谭涛主任搭建起来的。早年谭老师曾经跟随陈志华主任,以及刘希曾的学生隋卓琴先生学习按摩,当时应该叫腹部推拿。(关于推拿和按摩的区别,请参看网课第五讲《生死看淡——修仙是道送分题》)因此,我跟这两支都有关系。

  但为什么说我是刘希曾一系呢?有三点原因:

  一是我曾经跟刘老的学生隋卓琴先生,聊过关于按摩的事,但是当时因为我对腹部按摩了解得太少,所以没有更深入的讨论,只知道隋老年轻时是红二代,被组织指派来传承刘老的技术。但是由于隋老体弱,骨伤手法做不来,刘老才教隋老学了腹部按摩。我问隋老平时练不练功,隋老说不练功。

  二是我应该是目前在做腹部按摩的学生当中,唯一一个感受过隋老手法的人。当时正好是给腹部按摩申遗录视频,隋老采访之后,录了一段手法,当时就我一个学生在场,有幸给隋老当了一回模特。但说实话,隋老的手法没有太多特殊的感觉,也可能是当时隋老没有正式做吧。

  隋老边做边说,我的感觉是隋老左手食指和中指在下,右手小鱼际和掌根按压在左手上,手法集中在神阙水平,从任脉按起,隋老自述旁开一分是肾,再旁开是胃,然后是脾和肝。旁开的尺寸和对应脏腑的顺序可能有误,因为当时没有记录,可能有视频,但是我自己没看到过。

  送隋老回家,我向隋老表示,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跟老师学习,隋老让我把名字和电话写到她一个小本子上,有机会会联系我。一直没有等到隋老的电话,直到得知隋老过世的消息。此前也曾经想过去找隋老,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行,结果与先生失之交臂,现在回想起来还非常婉惜。

  三是我看过刘希曾的《按摩经》抄本。在研三准备毕业论文的时候,我在科里看到了刘老《按摩经》抄本的复印件,而且后来非常偶然的机会还得到了原版抄本的一些照片。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学习资料,但是实话实说,刘老在《按摩经》中写的内容跟隋老口述的相去甚远,与后来我看袁氏的著述也不太一样。虽然有一些研究的思路和想法,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和精力整理。尤其是神拿七十二法,这是有史可查最早的成人按摩的专著,成书于康熙三年,可以说是腹部按摩手法的直接来源。


找到没 Copyright @ 2011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