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当前栏目】上门按摩

刮痧、按摩,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

上门按摩 2019-05-12 11:50166未知北京找到没

      母亲,这个既亲切又慈祥,既熟悉又陌生的字眼,离我是那么遥远。一看到“母亲”这个字眼,我就不由得泪眼模糊,心里酸酸的,很不是滋味,因为母亲已经离开我们八年了。母亲虽然离开了我们,但她的音容笑貌仍深刻在我的脑海里。

      父亲去世,我为他写了一篇文章。母亲去世,我也想为她写一篇文章,来寄托我的哀思。可总觉得苍白的文字,无法表达我对母亲的深情,所以迟迟未动笔。近50岁的我,很羡慕同龄的同事们,还有老父亲老母亲可孝顺,可依赖,可我......

      记得孩子都快二十岁的我,每次回家探亲,只要一进家门没看见母亲,便会连忙放下行李,急着房前屋后、菜地里、小河边遍寻母亲,直到找着为止,否则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     母亲,鹅蛋脸,大眼睛,高鼻梁,卷曲的头发,白皙的脸庞上布满了皱纹。我想;母亲年轻时一定是个大美女。因为母亲41岁才生下我,在我的印象中,母亲永远是那么苍老(父母亲年轻时没有留下一张相片)。我在家排行老三,上有哥哥姐姐,下有弟弟妹妹。我们五兄妹都认为,母亲在这个家中是最苦、最累、最伟大的。她一生共生育了十多个孩子,最终只留下我们兄妹五人。常听母亲念叨:“我和你爸是挑着一担箩筐从湖南逃到江西来的,箩筐的一头是你哥,另一头是全部的家当。白手起家,辛辛苦苦拉扯你们兄妹五人长大。”我们也觉得疑惑:母亲,你们为啥要逃到江西来呢?听母亲说,父亲当时遭人陷害,不得已背井离乡来到江西。可谁知,这一来就是几十年,直到终老。

      母亲虽然没进过一天学堂,但在我们兄弟姐妹的帮助下,会认很多字。父母亲都是林场工人,七十年代末,林业部门进行工资改革,要通过考试才有机会加工资。当时规定:有文化的笔试,没文化的口试。记得临近退休的母亲,在我们的帮助下,挑灯夜战,苦背考试提纲,迎接考试。父亲却常笑话母亲:“你这个‘瞎子’,肯定没机会加工资了!”不曾想,母亲竟然考了90多分,父亲却因麻痹大意,只考了60几分。母亲顺利加上了工资,父亲没能如愿以偿。从此,父亲再也不敢小瞧母亲了。

      父亲年轻时因太过劳累,加上烟瘾大,六十岁左右就患上了严重的肺气肿,家里家外所有的事情都得靠年迈的母亲一人打理,还得精心照顾父亲的生活起居。父亲患病十多年,母亲都成了半个护士了:拔吊瓶、量体温、拔火罐、刮痧、按摩等,直到父亲生命的最后一刻。也许是因为太过劳累的缘故吧,母亲曾跟我们开玩笑说:“要是你爸先走就好了,让我也享几年福。”也许是老天爷眷顾母亲吧,父亲真的先走了一步。可谁知,一向性格内向、不爱多说话的母亲,在父亲去世后大病了一场,之后,慢慢患上了老年痴呆症。母亲,可真是尝遍了人世间所有的苦难,在父亲辞世的第六年离我们远去,享年八十三岁。

      我们兄弟姐妹只要聚在一起,就会不由得提及父亲母亲,都会泪眼模糊,声音哽咽。每年清明,我们兄妹都会相约在父母坟前,祭奠他们,倾诉我们的思念之情,并告慰他们:父亲,母亲,我们五兄妹都过得很好,希望你们在天堂放心。祝你们永远健康、快乐、幸福!


找到没 Copyright @ 2011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