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当前栏目】私人会所

最低消费1万的高端会所里面都有啥?

私人会所 2019-04-15 13:43162未知北京找到没

这位同学有福了,我说怎么看这个问题眼熟,原来之前有人给杜杜投过稿,专门讲高端会所的,还挺详尽的。看了你不吃亏,看了你不上当,一手资料还热乎的呢

影视作品里这种地方不光有看不完的长腿,摸不完的小手,一水的顶着胸脯,翘着屁股的狐狸精;混迹这种地方的男人不是风流成性的X二代们,就是中年危机的金链猥琐大叔;在这种地方工作的女人动若《喜剧之王》里的柳飘飘,静若扶琴吟唱的杜十娘。

在没来到这种地方之前,我们脑子里的“这种的地方”和影视剧里所刻画出来的差不多,来到这个地方之后,才知道世界也许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个样。

多的是,你不知道的事儿
妈妈,公主和妞儿

身边肯定有这种男人,在女友前像一个老实巴交的直男,在领导面前,是一个勤奋的宅男,在朋友面前,风趣幽默的好好先生。很多这样的看似平常的泛泛之辈,只是他众多面具中的一把,人性多面,变幻莫测。你们可能不知道妈妈公主是个神马,殊不知,他们可是门清,别听他们说什么“没吃过肉,只见过跑”一类的话,吃肉的时候还跟你说是在加班聚餐,你电话里都能闻见那边的肉味和酒气。

我说的是会所。对,这就是孕育我们逆生长的地方。这些地方可以称之为歌厅舞厅歌舞厅,但不是迪厅;唱K商馆娱乐城,但不是钱柜。其实它最贴切的叫法就是娱乐会所了。读到这里你别忙着打电话举报,我说的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,更不是燕郊黑洗浴。所谓会所,就是聚会的场所,聚会为了什么,无非是谈事、交流感情和增进友谊,所以要找愉快的事情做。于是有美人相伴,把酒言欢对酒当歌,尽情尽兴,就是会所存在的唯一的目的。

这会所的历史要追溯到很久之前了。古代著名的歌妓李师师就是从这里出来的,“锦幄初温,兽香不断,相对坐调笙。”美女谁都爱,人家卖艺不卖身,陪客人们喝酒聊天唱歌,你非往歪处想,那是你龌龊。

我是上班之后才接触会所的,这几年玩的太狠,以至于不写点东西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境地。由于小时候家教严,看见漂亮女生就脸红语塞,不料被贱人所害一时间初到会所,得知了标题这三个称谓。

第一,妈妈

会所的职业经理人。这词在中国词汇里越来越敏感了,不过一直有一种可依靠和依偎的感觉。所以进了会所不管你是想找李师师还是东施,他都能给你带。就像是这会所里的大妈。当然,他不像隔壁二狗家大妈带个红袖,更是长的顺眼才行。男人们来到会所,他们不仅要一波一波的把姑娘往包房里带,还要不时的出现维持现场愉快的气氛,最后找她结账。

第二,公主

会所的常规服务人员。来到这里,无非三件事,唱歌喝酒做游戏。每个房间根据你需要,可配一个公主,其实就是女服,负责调酒倒酒点歌拿筛子等等。

第三,妞

也就是陪侍人员。她们自己更喜欢叫自己公关,我倒是更喜欢称她们为姑娘。客人们大多叫她们小姐,但其实和贬义的“小姐”区别在于,她们的正常工作范围只是陪唱陪喝。

其他相关人等,比如会所老板、经理(负责管理所有妈)以及男服(也叫小弟),这些就是所有娱乐会所的服务端组织架构了。

男人,女人所扮演的角色不同,
在这里又到底会怎么样?

我们深入敌人内部,不惜自己的宝贵的精力与金钱,造访了一些坊间的、接地气、高端的会所,一起来看看我们的所见所闻。

老鲁,非量贩式KTV资深消费者

30多岁,常年单身的无业游民,早年做户外广告。衬衣牛仔裤再配一双帆布鞋是老卢最拿手的混搭。老卢近视眼,但有一股偏不戴眼镜的倔强劲儿,看远处时会把挂在衬衣上的中学生同款近视镜搭在鼻梁上,眯缝起眼睛再咧开嘴漏出一颗虎牙。如果没告诉你他是夜场文化的资深消费者的话,这样的男人,总是很容易让女人归类到实惠型居家靠谱男那栏里。

自述:
前两年请甲方领导吃饭,吃完没别的话聊,上哪去?荤场加泡澡。我们公司每月光往这方面的流水帐单就有30万。

荤场是什么?
除了不能睡,剩下干嘛都成的。

打断一下,真的干嘛都成?
随便摸呗。男的嘛,谈生意,请甲方。能去哪?不来这种地方,生意就真的谈不成啊,这就是国情。家里就算有老婆也早就没感觉了,但也不是纯粹为了性生活,为性生活谁去歌厅啊?这事是这样的——可以喝酒唱歌来了性致,带走一个。但没人是为了带走一个去喝酒唱歌。来这种地方三分之一是玩、喝酒,三分之一请客,三分之一谈生意。

那一般都是什么年龄阶段?
15-70岁的都有。但最多的还是30-50的吧,20多岁的来不起,岁数再大一点的玩不动。

您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是几岁?
两三年前吧……

二爷,非量贩式KTV资深消费者

30岁,已婚五年,江湖人称二爷。二爷是个麦霸,戴着婚戒的左手将软绵绵的姑娘拥入怀,右手抄起麦克风就能来一段节奏清晰的“活在差不多的边缘,又是差不多的一年……”二爷虽然嘻嘻哈哈,说起话来带着北京小爷们特有的贫,但对于聊起“找姑娘”这种话题,二爷还是踟蹰了,在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,在一个没人使用的漆黑包厢里……

自述:
老婆当然不知道我来。对自己老婆来说这确实挺不好的,但这是一种需要,男人和女人都是。男人随着年龄增长,那方面的能力是下降的,女人不是。这没什么好不耻的,在这种地方见到熟人也不会觉得尴尬,都是男人。说实话,中午哥几个吃完饭没什么事,可不就来这种地方嘛,一下午才一二百块钱,还有姑娘配着喝喝酒玩玩游戏,还能摸摸抱抱的不挺好的嘛。

也就摸摸抱抱,您就知足啦?
关键这也不是随便能带走的。这就是一件1+1的事,来这里本来的目的是一个1——为了玩。结果还能带走一个,那不就是1+1变成2嘛,也挺好。为了性谁来这种地方啊。

那去什么地方?
街边店。

您去过街边店吗?
去过。

几岁?
这事我告诉你,你可不能告诉别人。当时我自己一人去的,我都没跟我朋友们说过。五六年前吧。

您在这种带走过姑娘吗?
说实话吗?

……
肯定带走过啊。肯定遇到有感觉的。看情况,有时候两个人都来感觉了,不花钱她也愿意跟你走。有时候人家没感觉,就是给个八百一千的人家也不跟你走。女人也是人,也有需求,找个对感觉的,还能赚钱了还能把需求解决了。

我看您这边的人都挺熟的,有您专门的姑娘吗?
还行吧,玩嘛。我比较喜欢东北的,比较能聊。喜欢能聊天的。

这边哪些地方的姑娘会比较多?
东北,甘肃,四川,福建,安徽……

除了感觉外会不会产生感情?
也会,感觉不错就有感情了,但第一次绝对不是出于感情,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。

您去过高端会所吗?
没去过,有朋友去过。无非就是全部都是荤的,甚至跟包厢里都能来一炮。有的甚至姑娘进门时候就是光着的。这种地方北京多了。

刘总,高级会所经理

刘总有一种政要秘书人的社交礼仪风范。他戴着的表和会所的装修相互呼应,在华丽的吊灯笼罩下,让人想到“低调的奢华”这个词。手表是刘总的身份。他属于整个会所的纽扣式人物,上要面对集团领导和股东,下要管理会所服务人员,外要打点好客人,内要处理好会所大小事宜。聊起天来,远到国际形势近到股票趋势,天南海北无所不知。于是在一个以百家姓为主题,有中式仿红木的沙发包厢里,我们无所不谈。

自述:
我做这行有20年了。起初是做KTV,酒店大堂经理,后来做会所经理……来这边,是集团把我调到这的,这边服务人员加演职人员大概有一百多个吧,经理除了我还有俩,这真不算一份肥差。下午上班,晚上2点多下班,人的精力全给熬没了。

能冒昧的问一下您赚多少吗?
一开始干这行一个月才一两千。

一开始是指20年前吗?
对。96、97年的时候吧……我们这跟ktv不一样,这边一共十个包厢,每个包厢有不同风格。你看那舞台,都是升降的。我们这里是会员制的,私密性比较强,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。来这边的人一般都是四十岁左右的成功商人,主要是喝酒喝茶聊天。不像那些KTV,有姑娘来回的走动。我们这边的姑娘都是有专业功底的演职人员,很多都是舞蹈学院的,还有传媒大学的。

对来这边上班的姑娘有什么要求吗?
一般都是大学生。咱们这边以演出为主,学历没那么重要,还是看个人天赋。有的人站在那,眼神动作说话聊天就有那个感觉。长得特别好看,唱歌跳舞不行也没用。

咱们这边姑娘会有不同价位和等级吗?
没有,房费有不同的价位。咱们现在做坐的这个屋子算十个包厢里比较小的,一晚最低消费一万八,酒水和演职人员费用全包含在里面了。

一般一晚都能消费多少?
一两万的有,七八万的比较多。开两瓶洋酒就要3、4万了,加上包房的费用。最高的一次,我记得是70多万。最近生意不怎么好,受股市的行情影响。

最忙的时候什么样?
最忙的时候是要预约的,预约有的时候都约不上。

咱们这边演职人员真的就唱歌跳舞,不提供别的服务了吗?
喝酒聊天,其他的都不行。属于违规的。咱们这是会所,跟找姑娘的地方区别很大,那是夜总会。

下面是区别于夜总会的另外一个地方?
她们是一群人,不是一个人。她们裹着在大腿外侧开衩的包臀裙,踩着一二十厘米的镶钻高跟鞋,在噪音污染最严重的环境下走得游刃有余,在戴着婚戒夹着烟头的无数双手里,笑得引人侧目或者宠辱不惊。在人们眼里那些辱骂女性的词语多半能跟她们对上号,尽管她们觉得——也没什么啊,我们也是凭自己双手在赚钱啊,平时就陪着客人唱歌喝酒做做游戏,我们也没干坏事啊。但似乎世俗的眼光和舆论从来没打算放过她们。

一位眼球布满红色血丝的齐刘海妹子

来北京几年了?
三年了。

来了就做这行吗?
没有,做服务生,又累又不赚钱。没办法就过来了。

现在能赚多少?
一个月七八千吧,我白天还在商场里卖衣服。一个月收入多的时候加起来有一两万。

这边提供住宿吗?
不提供,才来北京的前一两年都住地下室。住久了对身体不好。

身边的人知道你晚上还有兼职吗?
不知道,知道就完了。

会往家里寄钱吗?
会。就是家里兄弟姐妹都指着我赚钱,才出来干这行的。

一位说话有浓重湖北音的中分妹子

你们私下里会有竞争吗?
会有。

像宫斗吗?
没有那么厉害啦。我们没有个体利益纠纷的,有的人比较会说话会玩,就跟客人玩得好一点。

没受过委屈吗?
受委屈到说不上,但一开始多多少少是不愿意干这个的。姐妹之间不会有问题的,都是出来赚钱。实在不喜欢一些客人比如岁数特别大的或者特别不客气的,就可以走啊,大不了不赚这个钱了。

你们可以有所选择?
当然可以。这里除了我们,还有保安和经理。如果有人实在是不客气,他们会管的。

你跟熟人出去过吗?
跟熟人出去这个也是自己的选择,我没有出去过。有别人出去过。

齐刘海梳着高高马尾化着朋克妆的妹子

你哪里人呀?
甘肃,哎~我抓到大王了,谁抓的3和5?去那边沙发上,你们俩来个69。

家里人知道在北京从事这个行业吗?
当然不知道。

为什么干这行?
当初失恋了。

有同事在客人里找到男朋友的吗?
有,找到了就辞职了,不出来工作了。

你想过在不错的客人里找个男朋友吗?
我早看透了,没必要浪费感情在这上边。还不如好好赚两年前,回老家。毕竟是青春饭。


找到没 Copyright @ 2011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