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当前栏目】私人会所

当演员们在私人会所高消费

私人会所 2019-05-14 20:11123未知北京找到没

一直都感到很迷茫,在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里哪里是净土,哪里是可以放下伪装,能够享受一份生活的乐趣。到处都是物欲横流,到处都是计谋和黑幕。

我是一个蠢笨的人,遇到了挫折总是会想要找寻正解,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的母亲,母亲是有小学3年级的文化水平,但是她经常对我说,你不聪明就不要给人耍心眼,会被人看不起,老人家信奉了一辈子的原则让她收益匪浅但是,她老人家错了,我是不聪明,应该做的是假装聪明,比如一言不发做高深状,听着,仔细想愚者千虑必有一得。

我是一个老实人,我想获得应有的尊重,我踏实的做事、只为了获得认可,但是往往一个苦干之后,受到的不是认可,有聪明教我,要会说,只会干是傻子。我不要这样,我不是聪明人,我只能用踏实的工作来实现小小的理想,而不是说,夸大不存在的困难借此突出自己。

我是一个老实人,我想要家庭幸福,爱一个可以爱的人,有一个同样老实的孩子,过平淡的生活,可是生活给了我这个老实人一纪狠狠的耳光,曾经我认为可以相爱一生的人,从背叛走向要挟,直到现在在一个房子了,互相当做空气,万幸的是我的孩子还算聪明,让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孩子的身上。我反思,我对爱情重视,孝敬父母,对妻子忠实不对吗。也许您会说你没有经营这个家,我不懂,我只是认为,我全心全意的为家,为什么要搞得家里成为勾心斗角、嘤嘤苟且的地方。

我是一个老实人,我对朋友真诚,不想回报,但是这不该是他们算计我的理由吧,我不是没有法律常识,我认为朋友诚心以待,至少他不会恶意相加,可是我错了,我为朋友跑前跑后,最后被他送上了老赖的名单。这就是回报,我对自己的信念产生了疑问。

我是一个老实人,我认为所有的商品都应该是可以信任的,但是我错了,到处都是利益包裹起来的恶意,毒奶粉、皮鞋胶囊。我错了。我应该成为一个识别商品和服务的专家,这样至少能做一个不被毒害的老实人。我不想害人,当然也不想被害。所以我错了。

我是一个老实人,我任务医院是可以信任的地方,是治病就人的地方,是白衣天使的地方是神圣的地方,但是我错了,当我孩子一个小感冒花了5000块还没治好,最后被对门的矿区退休保健医生一包草药治好后,我迷茫了。难道我又错了?

我是一个老实人,我认为,杜甫的,安德广厦千万间,大批天下寒士俱欢颜是对的,可是当我们王总,说我们要有一个小目标,是挣一个亿,哇!太有气魄了,干什么的?听说他是搞房地产的,啊原来盖房子这么挣钱呀,房子原来不是给人住的,而是用来炒的呀。所有老杜和我都错了,寒士就该没房子,谁叫你寒的?所以我错了。

我是一个老实人,我认为演员吗就是表演而已,不该比科学家比老战士更受重视,但是现实是当演员们在私人会所高消费、在某盛宴上奢华的时候,老一辈科学家为国家贡献一生又献出子孙后,居然没有钱医治疾病,当为新中国流血,但现在为生活流泪的老兵贫苦一生时,我知道我错了。

我是一个老实人,我只想是世界回到本该有的样子,至少不该欺负老实人,他们更踏实像野草,低贱,你可以不关心,但是请不要欺负我。


找到没 Copyright @ 2011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