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当前栏目】养生休闲

闯进按摩店,老板说是纯正规

养生休闲 2019-03-19 16:55179未知找按摩网小编

“张队,你去劳动路干嘛了啊?找到什么了?”

张宇航把车开进文旅的停车场,进门的时候被保安拦下了。这儿的保安打扮跟其他地方不一样,别的地方都是黑衣黑裤黑帽子,这地方换成了白色的衬衣。

“院儿里车位满了,找人停外边儿。”

“警察,给你们吴队长打过招呼了。”

保安仔细地把证件查验了一遍才还给肖丽,张宇航扭着头冲他笑了笑:“哥们儿,干活儿很认真啊。”

“这是我们的规定,我只是按规定办事。”

“谢了。”

吴队长的办公室在景区后头的楼上,看到张宇航和肖丽进来,抹着汗迎了过来:“警察同志好,我是吴大友。快请坐。”

“吴队长不用客气,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来的吧?”张宇航坐到沙发上,打量着办公室,肖丽介绍道:“这我们刑警队张队。”

“张队你好你好。李兵,李兵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啊?”

“他被人杀了。”

张宇航看着吴大友变了脸色:“被杀了?”

“吴大友平时和同事关系怎么样?”

“张队您等等,我叫我们副队过来,他熟悉情况。”

副队姓林,是个又高又壮的胖子,被叫进来皱着眉想了半天:“李兵啊,让我想想啊。我们这儿人主要是太多了,有时候一下子对不上号。哎!”他拍了下大腿:“想起来了。老吴,就去年招进来的那批嘛,你不记得了?那小伙子挺能干的,上个月还评了个先进来着。”

“咱们这儿评先进的标准是什么?”

“工作认真负责啊,”林队长递烟给张宇航,张宇航摆摆手:“不会,谢了。这个认真负责总有个指标吧?”

“有,有的。他站起来走到窗边,“张队,你过来看。”

张宇航走过去才发现这地方正好可以看到广场,这会儿是上午没什么人,但是能看到远处的凉棚下站了两个穿制服的:“别看这会儿人少,晚上人特别多。咱巡逻队就得负责现场安保工作,保护游客生命财产安全。”

“怎么保护?”

“自然是吧扰乱秩序的人赶出去了。”

“扰乱秩序的?”

“对啊,像游商小贩啊黑导游黑司机啊。”

张宇航唔了一声:“李兵昨天上班了没?”

吴大友这下开口了:“上了,他夜班儿,晚上十一点下的班儿。”他把电脑扭过来让张宇航看:“我们这儿指纹打卡,这是他昨天上下班儿的打卡记录。”

两位队长一直把张宇航和肖丽送到了楼下:“慢走慢走。”

“张队,李兵是晚上十一点十分离开的,监控我也看了,他下班后出了正门,然后左转,消失在监控画面里。”

“嗯,然后十二点到一点之间遇害。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,他是被从棉花巷发现的……走,咱们从这儿去趟棉花巷。”

白天的棉花巷看着就是条很普通的小巷子,现场已经被清理干净了,巷子里冷冷清清。张宇航看了看表:“走过来二十分钟。”

他看向斜对面儿的巷口,指了指:“从那儿过去,走路五分钟,到劳动路。”

肖丽:“张队你意思是李兵下班以后没回家,去了劳动路?然后被人杀死在了棉花巷?”

张宇航唔了一声:“肖丽,你想啊,你肯定不会和人在大街上亲热吧?”

肖丽脸一红:“废话。”

“那要对方非要和你亲热呢?”

“踢他蛋。”

“啧,肖丽,你个女孩子家……怪说找不到对象。你看啊,咱们面前这条路叫文艺路,直直上去就是喷泉广场,基本算是条主干道。脸皮再厚,也不可能在这儿干点儿什么,那必然选择个隐蔽的地方。”他指了指身后的棉花巷:“看见没,这巷子就挺好。”

现场的血迹被处理了,如果不是知道这里发生过命案,就是条再不起眼的巷子。

“从巷口走进去,十米,距离刚刚好。”

“张队,你说李兵从劳动路找了个小姐,然后来这儿和人……呃,那个,然后被人给杀了?”

“我就是个推测,走,先回局里,看看其他人调查的情况。”

快到局里的时候张宇航说:“我昨天在劳动路找到个人,是按摩店的小姐,你记得报案的老六说看到有人在棉花巷那边拉拉扯扯了吧,就是她和她男朋友。我本来觉得没什么问题,但是现在怎么越想越奇怪呢?操!”

他把车转了个急弯:“去找那个米奇。”

张宇航带着肖丽闯进按摩店的时候,小姐客人都被吓了一条,张宇航堵在门口:“米奇呢?”

“没,没来啊。”

老板娘这次扫黄打非幸免于难,不想这么快就被抓个正着,脸都白了,正想着给张宇航拉拉关系呢,被张宇航一眼瞪在原地,不敢动了。

“为什么没来?”

“请假了,说不舒服。女人么,一个月……”老板娘看了眼肖丽,没说完。

“昨晚她出去过没?”

张宇航扫了一眼,没看到昨天跟自己出去的那个女的,“几点出去的?”

“出去了吧,噢,出去了,十点半多的时候接了个电话,说是男朋友,最近客人也不多,我就没管。”

“几点回来的?”

“一点多,回来就请假了么。”

和昨天那女人说得差不多,“你知道她男朋友住哪儿吗?”

“杨勇啊,你等等啊,我问问。”她一边打电话一边瞄张宇航:“警察同志,我们这就是正规的按摩店。”

“别废话,赶紧问。”

老板娘翻了个白眼:“哎,你知道杨勇住的地方吗?噢,晓得了。”她把电话挂了:“住东关南街。”

东关南街离这儿不远,张宇航马不停蹄地追过去,在一栋老楼的三楼里找到了老板娘说的地方。估计是为了凉快,只关了外面的老式防盗门,一个长相猥琐的男的坐在马扎上正在吃西瓜,看到站在门外的张宇航粗声粗气地问:“找谁啊?”

“杨勇在不在?”

“不在,出去了,跟他女人出去了。”

“警察,开门。”

那人吓了一跳,把西瓜往桌上一扔跑过来开了门:“出,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杨勇住哪间?”

“这间,这间。”

张宇航进门就去翻柜子,被肖丽一把抓住了:“张队!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们没手续。”

“哪儿那么多废话。”他一把拉开柜门,然后愣住了。肖丽眼中自家这大队长一直处变不惊,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,以为柜子里藏了什么可怕的东西,手摁在配枪上,侧过身子看了过去,然后也愣住了。

张宇航黑着脸冲身后探头探脑的猥琐男喊了一句:“人多会儿走的?”

“刚,刚下楼……”

张宇航一指柜子:“叫支援!别动现场!”

喊完就冲了出去。

杨勇被米奇拉着跑得气喘吁吁,后背全湿了:“你他妈到底要干嘛啊,大热天儿的。”

“勇哥,你带我走吧,我不想干了。”

“不是,米奇,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呢?”

“我,我……”

“站住!警察!”

杨勇和米奇都是一僵,也不嫌热了,拔腿就跑。东关南街两边都是小巷子,多年的老建筑七拐八绕,张宇航掀开挂在外面的尿布衣服追得浑身冒汗:“杨勇!站住!”

米奇穿着高跟凉鞋,绊了一下,跪在了地上,还紧紧抓着杨勇的手:“勇哥……”

“操,你松手!”

就这几句话的功夫,张宇航已经追了上来:“别跑了,再跑我开枪了!”

杨勇手被拷着,坐在椅子里扭来扭去:“你你们凭什么抓我啊?”

张宇航看着他:“你不知道?”

“我知道什么啊,我就跟女朋友逛街呢,就被你抓了,我冤不冤呐。”

“那你跑什么啊?”

“我,我条件反射不行啊。”

“训练的挺好。”张宇航翻开手边的资料:“杨勇,现年28岁,鹿城人,未婚,有吸毒史,因贩卖摇头丸入狱三年。杨勇啊,你这个人履历丰富多彩啊。最近干吗呢?”

“没,没干嘛……”

“没干嘛你见了警察就跑!”张宇航拍了下桌子:“认不认识李兵?”

杨勇迷茫地看着张宇航:“谁?”

肖丽把照片推过去:“照片上的人,认识吗?”

杨勇看了半天,表情奇怪地变了又变,又扭了几下:“不认识。”

“6号晚上十点到7号凌晨1点,你在什么地方?”

杨勇被张宇航看得浑身难受,“不,不记得了。”

“你失忆了啊?就昨晚的事儿,你不记得了?你哄鬼呢?”

“昨,昨晚啊……”

“是不是去劳动路了?”

“警察同志,嫖娼你们刑警队也管啊?”

“还真去了啊,在那儿碰见谁了?是不是见到李兵纠缠你女朋友米奇,然后气不过和对方大打出手了?”

杨勇:“妈个比那孙子非让米奇跟他出台!我不揍他还是个爷们儿吗?”

“在哪儿遇见的?”

“就劳动路出来棉花巷那边儿。”

张宇航和肖丽对视了一眼:“你先是将对方揍了一顿,不解气,然后摸出身上装着的水果刀捅了他。本来以为这人被教训一下应该知道收敛了,结果他嘴里还不干不净,还要跟你动手。米奇情急之下用砖头砸在了对方后脑勺上,李兵晕了,你把人拖到巷子里的垃圾堆旁,生生把人捅死了。”

杨勇脸越听越白,等张宇航说完了直接跳了起来,手铐靠在椅子上,他又被拽了回去,却还是瞪着眼喊:“你他妈冤枉我!”

“那你倒说说,你家里衣柜里的血衣和带血的水果刀是怎么回事儿?”

“什么血衣和水果刀,我不知道!”

肖丽把一张照片推到杨勇面前:“这衣服是你的吗?”

照片上是一件白色的T恤,基本款,现在沾满了血迹,看着触目惊心。杨勇猛地往后退了一下,撞到了椅背上:“操!什么东西!”

“从你衣柜里搜出来的,你室友也证明你确实有这么一件衣服,我们在衣服上也检测到了你的皮肤组织。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“不是我干的!”杨勇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:“我他妈就和那小子干了一架!”他把胳膊往前一伸,赫然一道血印:“那就是个怂货!大男人家的用手抓用嘴咬!可我没杀他!”

张宇航和肖丽看着他不说话,又推了一张照片过去:“这也是在你家找到的。上面有你指纹,法医已经鉴定过了,与死者身上的伤口吻合,血液DNA也比对上了。杨勇,都铁证如山了,你还想抵赖呢?”

杨勇红着脸:“我杨勇顶天立地!是我杀的我就认!不是我杀的,你们就是打死我我都不认!”

刑侦队办公室。

张宇航把快餐盒里的胡萝卜扒拉到一边,盯着加起来的鸡块看了半天才塞到嘴里:“肖丽啊,这家的黄焖鸡是越来越难吃了啊。”

肖丽咬了口馅儿饼,皱着眉咽下去:“张队,再好吃的黄焖鸡买回来放一个小时才来得及吃,那也好吃不到哪儿去了啊。你快别冤枉人家无辜的老板娘了。”

“冤枉?”虽然嘴里说着不好吃,可除了胡萝卜剩下的东西都被张宇航吞了下去,他慢条斯理地拿纸巾擦了擦嘴:“我啥时候冤枉过人了啊?”

肖丽站起来收拾残局:“那你觉得杨勇是凶手?”

张宇航挑了挑眉:“怎么?”

“感觉,女人的第六感……”

“快算了吧,毛姆老人家都说了,他觉得女人的直觉是最不靠谱的,而且,谁教你的,破案要靠直觉了?”

“张队你还看毛姆呢?”

“别打岔,说说你除了直觉以外还有什么可以支持你论点的论据没?”

肖丽眼睛一亮,把收拾好的东西一股脑扔到垃圾桶,掉了根儿筷子都没顾得上捡,一屁股坐在了张宇航对面,趴在桌上盯着他:“张队,你也觉得不对劲是吧?”

“嗯,你先说说看。”张宇航往后退了退:“你往后坐坐,离这么近,我都快被你看对眼儿了。”

肖丽还听他的,还往前伸了伸脖子:“张队,我就觉得这事儿太顺利了。你说咱调查工作还没展开呢,怎么凶手就送上门来了?太容易了啊这,啧,那感觉就跟,就跟……”

“就跟打游戏的时候想着最后一关有多厉害一老怪呢,结果,出来个膀大腰圆的家伙一锤就被自己干废了,对吧?”

肖丽竖了竖大拇指:“张队!牛!”

“等汪超他们回来的,看有没有其他线索。”

刚说完,汪超的大嗓门儿就到了:“丽贵人,你不是吧?今天又叫的黄焖鸡?咱都吃了俩礼拜黄焖鸡了吧?我现在闻到这味儿就饱了。”

肖丽指了指张队:“嫌不好吃跟咱张队说去,一顿15的餐标,还要有菜有肉有饭,我又不是神仙,这是三公里以内最高标准的套餐了!”

张宇航摊了摊手:“要不你们去吃食堂?”

汪超一边掰筷子一边把饭分给豆子,趴到饭盒里就是一通扒拉,成功收获肖丽眼刀一枚。

“你俩查出点儿什么来没?”

汪超吐了块儿骨头在桌上:“还真查出来点儿有意思的事儿。”

张宇航和肖丽都来了精神,“说说。”

“你们知道李兵一个月挣多少吗?”

肖丽:“2500,我和张队去他们单位了。”

“对啊,2500,这点儿钱够干啥啊?现在城中村租个单间儿都得600,冬天暖气费还得另外交。”

张宇航敲敲桌子:“说重点,你统计局的啊,管那么多呢。”

“噢,张队,是这,李兵家不是邱县的吗?邱县你们知道吧,国家级贫困县,他有个姑挺有出息的,所以帮他在市里安排了这么个工作。”

“嗯,知道,上午认尸就他姑来的。说他爸不方便来。”

“是不方便,他爸是个傻子,他妈早些年就跑了,家里就他爸和他奶,看着挺可怜的。不过,他们家房是新盖的,村里最好的宅子,三间大瓦房,锃光瓦亮。”

“就是呢,问了邻居,说今年春天刚盖好的,花了不少钱。”豆子吃完了倒水喝,见缝插针补了一句。

汪超点头:“你们想啊,李兵一个月挣那么点儿,养活自己都成问题,家里又是那么个情况,怎么可能有闲钱盖房呢?”

“也许是他姑给的呢?”肖丽一边记录一边问。

“不可能,他姑也就是比普通人稍微强那么一点儿,能给侄子安排工作已经不容易了,哪有能力在老家盖房子呢。”

“所以呢?”张宇航点了支烟夹着没抽:“还有什么?”

“李兵在城中村住着,和人合租的,同屋的人我找到了,说李兵除了上班还在兼职,说每个月不少拿。”

“什么兼职?”

“和他工作差不多,连工作地点都一样,就在喷泉广场,不过一个礼拜之上三天班儿。你们知道广场那附近有不少商店吧?那些店都是有人罩着的,我打听了一下,有百分之八十的店都在一个人手里,你们想啊,那么大的投资,肯定不能容忍别人在自己地盘上抢食儿吃。所以雇了几个打手,晚上巡场子,看到游商小贩就一顿收拾。李兵就是干这个的。”

张宇航皱起了眉:“文旅的治安队不管吗?”

“那谁知道呢,反正听说不少挣。这不李兵干了三年,都攒下钱盖起新房了么。哎,不是,我说张队,不是人都抓到了么,那小子不认啊?”

张宇航:“记得老队长给咱留下的话吗?”

几人都是面色一凛,齐声道:“不错抓一个好人,也不放过一个坏人。”

未完待续~


找到没 Copyright @ 2011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